• 1
  • 2
  • 3
媒體報道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媒體報道
【國資委官網】白鶴灘有群“擺渡人”

  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員工余維的假期被各種物資填滿了。

  近一個月來,從口罩到消毒液,從水泥到鋼筋,上萬噸物資途徑不同的省份,進入封閉管理的白鶴灘水電站工程營地。

  作為營地內外的物運與信息“中介”,余維所在的白鶴灘疫情防控辦公室(以下簡稱“防控辦”)就像一顆頑強的圖釘,扎在物資缺口逐漸擴大的地圖上。

  “一開始是協調采購防疫物資,”余維說,隨著白鶴灘全面推進復工復產,大量人員返崗,建設施工提速,物資運輸需要溝通協調,“擺渡”的擔子更重了。

  抗疫情:口罩進山這一周

  口罩終于到了。

13917139

  這是一批醫用口罩,總共15,500只,裝在3個1.5米長、0.8米寬的箱子里,每一個都有五六十斤。

  等不及第二天,余維拽著司機,大半夜趕到白鶴灘鎮上快遞收取處,硬是趕在黎明前運回來。

  1月21日,白鶴灘工程建設部(以下簡稱“建設部”)安排防控辦多渠道儲備口罩、消毒液等醫護物資。彼時,全國防疫物資告急,防疫一線缺乏醫療物資的消息頻頻登上媒體。

  “逛遍淘寶、京東,春節期間都不發貨。聯系當地幾家醫院,得到的回復是你要給你幾個,買多的沒有。找遍鎮里縣里幾家藥店,頂多買一兩百個。”余維在日記里寫到。

  大年初二,云南省疾控中心復核確定巧家縣東坪鎮一例新冠肺炎患者。

  余維一聽,急了。記得年前檢查工資單時,很多一線工作者來自東坪。“心里很不踏實,立即通知各單位排查東坪人春節期間進出施工區的情況。”

  同樣的擔心也在施工單位中擴散。“大壩澆筑是勞動密集型項目,今年又是白鶴灘大壩澆筑高峰年,如果沒有把疫情隔絕在外,會對整個白鶴灘水電站的施工帶來不可估算的影響。”水電四局黨工委副書記毛文景說。

  一連幾天,防控辦四處打電話,上網求購,疏通一切可能的渠道,終于聯系到寧南縣人民醫院白鶴灘分院。在保證醫療資源充足的情況下,從與醫院長期合作的醫療器械公司處訂到5萬個口罩。但在半路上,部分口罩被“截”走了。

  1月28日,15,500個口罩進了白鶴灘。

  “擔心又有問題,喊上司機,連夜把口罩搬回來。”回憶起口罩進山這一周,余維用了兩個形容詞,艱辛,激動。

  第二天一早,建設部按照各單位春節值班人數,將口罩分發給單位員工,以及環衛工人和打飯師傅;其余一萬四千余口罩按每人每天一個,預發三天的配額分發到一線工作者手中。大家都很高興,戴上口罩工作,就多了一份心安。

  除口罩外,防疫物資的運送一直是進行時。截至目前,防控辦已籌集到26500個醫用口罩、200件醫用酒精、700件84消毒液、100個測溫儀,以及一部分防護服和護目鏡等防護物資,保障了建設者基本防護需求。

  保生產:不好當的“糧草官”

  這就是“白鶴灘速度”:春節期間大壩澆筑完成50倉,水墊塘反拱底板和護岸施工等大壩項目亦有序推進,左岸廠房2號機組完成土建向機電安裝交面。

  速度背后是生產建設物資的支撐。

  一個月來,余維和同事們溝通各地廠家,安排發貨,完成一路上的跟蹤和各個檢查點排查。

  難題可能出現在任何一個環節。

  原料供貨商分布廣泛,最終匯總到四川寧南縣和云南巧家縣兩條路上。非常時期,任何一個檢查點都以提防的態度對待駛過的車輛。

  車輛出發前,余維和同事們需要收集進場司機信息和物資種類,通過公文將有關情況上報給寧南、巧家兩縣疫情防控指揮部(以下簡稱“兩縣指揮部”);運輸過程中,還需要實時保持和兩縣指揮部、各檢查點及司機的溝通。

  十天前,水泥和粉煤灰告急,正趕上寧南縣把物資運輸途經的巧家縣列入重點防控地區。車輛需要重新規劃新的通行路線,路程變得復雜起來。“我們一直打電話,給各個指揮部去函,硬是把物資協調了過來。”

  也有更難進來的,比如炸藥。

  炸藥屬于一類危險品,需要配備安全管理員、固定的司機與運輸車。為了通過檢查點,余維和同事們協調為四川籍的司機開具了健康證明,做了信息篩查,向公安機關申請辦理通行證,又與兩縣發展和改革局、交通運輸局等單位溝通對接。“為了能順利過境,我們還采取了很多措施,例如在車上貼封條、駕駛人員不下車、戴好口罩,檢查點最終放行了,只是過程很漫長。”余維說。

  繁忙與等待交織,成為防控辦的日常。

  “差不多每天我們要起草20份公文,平均5分鐘就要接聽或撥打一個電話。”余維說。好在全國范圍內推進復工復產后,“物資協調的難度沒有以前那么大了。”

  返崗潮:這個春節誰都不易

  大壩項目部員工楊小龍有點說不太清這個年是怎么過的。因為疫情,遠在江西的妻子春節沒法來工地團聚,也因為疫情,自己從建大壩的轉成了防控辦“接電話的”。

  為避免感染,楊小龍一個人窩在宿舍過了除夕。大年初三調到防控辦工作,緊接著“電話不斷”。

  返工潮來臨,檢查點卡得最嚴的是人。

  這里沒有信息聯網、人臉識別,唯一的電子產品是手機,用來核查報上來的人員信息。

  信息需要手動錄入,相似的內容反復粘貼,一會兒word,一會兒excel。“初三那天,整理報表到凌晨兩三點,”從地廠部臨時抽調到防控辦的石炎炯回憶。

  防控辦將報表傳給指揮部,后者微信傳給值守人員核對。雖然人工效率低下,但防控工作仍然絲毫馬虎不得,寧南縣檢查點干脆豎起了“寧愿聽到今天的罵聲,不愿聽到明天的哭聲”的條幅。

  人們在車里等,楊小龍就在工位上等,等待司機動向,等待兩縣指揮部的答復,等待檢查點放行,常常一等就是半夜。

  石炎炯把這個過程,叫“撈”。

  從1月31起,841名員工被“撈”回白鶴灘,伴隨著三個人撥出的幾千個電話、短信、數不清的報表。也會遇到反復打電話還說不清的情況,“要心平氣和,保持乙方的心態,”楊小龍說。

  返崗人員進工地后,余維的工作還在繼續。

  兩縣指揮部會不定期到現場檢查返崗人員信息、物資儲備、衛生消殺等工作,防控辦既要配合檢查,還要安排好人員隔離,保障五千多人的生活物資,以及做好內外協調工作,好在防控辦后期調入兩名輪崗的同事,幫助協調安排。

  為了工作方便,五名同事暫借了壩管部的辦公室,一樓,向陽。燈總是亮到很晚,人們也總忙到忘記時間,春節就這么過去了。

  如果沒有疫情,石炎炯會在初三回到湖南老家休個長假,楊小龍會和妻子在白鶴灘的煙花下迎接新春,建設部的大樓會很熱鬧,人們把特產年貨分給鄰座同事。

  可是沒有如果。

  春節前,余維的妻兒到白鶴灘營地,本打算一家三口好好團聚。疫情期間,填充余維日記的,是口罩、物資和兒子吹泡泡。“凌晨兩點半悄悄起床的時候被吹泡泡發現,抱著我哭著喊著不讓我走。怎么勸說都無效,從來沒有打過他的我,對著小屁股打了幾巴掌,才脫身走了。”

  兒子仰視著父親。爸爸很少回家,時常抱不到,盡管惹急了爸爸會打屁股。幼兒園里,吹泡泡稚嫩的童音帶著自豪,“我爸爸在白鶴灘工作,他建的是世界上第二大的水電站!”

發布時間:2020年03月02日
技術支持:中國三峽建設管理有限公司主辦 信息中心制作維護 京ICP備13036969號 版權所有:中國三峽建設管理有限公司 2016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